<i id='69y4y'><div id='69y4y'><ins id='69y4y'></ins></div></i>

<acronym id='69y4y'><em id='69y4y'></em><td id='69y4y'><div id='69y4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9y4y'><big id='69y4y'><big id='69y4y'></big><legend id='69y4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• <tr id='69y4y'><strong id='69y4y'></strong><small id='69y4y'></small><button id='69y4y'></button><li id='69y4y'><noscript id='69y4y'><big id='69y4y'></big><dt id='69y4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9y4y'><table id='69y4y'><blockquote id='69y4y'><tbody id='69y4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9y4y'></u><kbd id='69y4y'><kbd id='69y4y'></kbd></kbd>
    1. <i id='69y4y'></i>

      <code id='69y4y'><strong id='69y4y'></strong></code>
    2. <ins id='69y4y'></ins>
      1. <dl id='69y4y'></dl>

            <span id='69y4y'></span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69y4y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成吉思汗陵墓的七大谜团:神秘的羊房堡村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  成吉思汗陵墓的七大谜团:神秘的羊房堡村

            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崛起朔漠,而今却也已经埋入黄土之中,给后世人留下了无限的遐想!成吉思汗陵也成为了考古学家苦苦寻找,却直到今天成吉思汗埋葬何处,仍然未有定论!作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征服者,成吉思汗最后魂归何处,却始终是个谜……

            谜团之一:神秘的羊房堡村

            羊房堡村位于张家口市宣化县大仓盖乡,据史料记载,羊房堡村宋辽时期就已存在,明朝时该村构建了用石头筑成的坚固城堡,堡的北面还有面积很大的城郭。

            几百年来,羊房堡村流传着“给主子修坟,一辈子零三天”的怪异俚语,而当地人也一直保持着死后三天下葬的丧葬风俗。

            马儿山位于羊房堡村东。在从村子去往马儿山的路上,记者随处可见白骨,颜色略发黄,骨质酥脆。据村民介绍,此地被称为“乱坟岗”,上世纪60年代,全国搞农田水利基本建设,村民将此处摊平种地时曾犁出几百处大面积的白骨堆。据前来的有关专家估计,约有数十万人曾埋葬于此。

            金国时期最重要的通道———金大道从羊房堡村及位于该村附近的马儿山东南穿过。这条大道北通内蒙古及东三省,向南分为两条道路,一条过雁门关到大同,一条过居庸关到北京,同时,这条路还可西过张家口到包头、鄂尔多斯。

            元朝时,金大道不知何故改道30余公里,其余路线不变,只是绕过羊房堡村及马儿山,改道距羊房堡村20公里的宣化县常峪口村。但从羊房堡村及马儿山前经过的这条金大道仍被使用,其北达元中都、上都(现内蒙古多伦县)、东三省,南、西仍达北京、大同、包头、鄂尔多斯。

            谜团之二:马儿山上的生肖图

            马儿山距张家口市区11公里左右,山主体面南背北,两侧有大山相傍。从远处看,羊房堡村四周的山体构成一个巨大的太师椅模样,村庄被置于太师椅中,而马儿山主体也像是被置于另一个小太师椅中。

            据当地村民介绍,马儿山得名于其形状。从远处看,该山形状酷似一匹正在低头饮水的骏马,骏马东侧还有一匹幼马紧偎身后。站在距山体几公里以外的地方看,主山坡上由西至东隐现出一个个巨大的生肖图案,可以辨出来的有马、兔、猪、蛇、鸡、鼠、虎,还有几处图案已经不能被清晰辨认。这些生肖图分布于山体上端,图身由山黏土及均匀的石块铺满,在满是草木的山坡上被清楚地勾勒出来。有关专家取图身的土样进行化验,证实该土曾经过火炒,为熟土质,故图身多年以来从未生过草木。此与秦始皇陵墓上的封土做法如出一辙。 谜团之三:被削去的山脊与巨大的石料场

            在马儿山的东南侧,有一座邻山被削去了大半,从山脚下直至海拔百米处。据当地村民介绍,多年来,该村从未从此山上取石做料,而且,从如此高山上大面积取石,即使拿到机械发达的当下也是个难题。该山石质为白色石灰岩,村民曾在山底发现大量石灰窑,有可能是修陵烧石灰所用。

            记者看到,在马儿山前约一公里处,厚度均匀、面积大小不等的片状石堆随处可见。像一个巨大的人工石料场,石片、石条上人工斧凿的痕迹很明显。考古人士曾将山上石质与该石片做对比,马儿山石俗称“羊石”,质软,色红似羊肉;而石片质坚,色青,明显不属同一山体。

            谜团之四:石垒坟与牧羊人的惊奇发现

            在马儿山下20平方公里的范围内,被石墙围起来的圆形石堆有50多座,有的高达10多米,直径达20米,外形类似于宁夏发现的匈奴贵族的“石垒坟”。在羊房堡村的其他地方,这样的“石垒坟”还有1—2处。

            一年夏天,一个牧羊人在马儿山下的石堆上发现一个孔,里面往外吹冷气,站在孔口,深感舒畅。在石堆周围,这样的孔有8个,形状规则,大小相似,都由长方形与圆形组成。此后,当地村民渐渐发现,这样的孔不仅夏天有凉气散出,冬天还有热气散出。

            谜团之五:不燃烟的烽火台与公主墓

            在马儿山的对面山顶上,有一个“烽火台”遥遥对望。但这个“烽火台”与古代用来传递军事信息的烽火台不同。这个用砖砌成、用土夯实的“烽火台”上建有坚固而华丽的楼阁,而且所用木料讲究。所以,这个“烽火台”不能升腾烟火。当地村民称其为“了望台”。

            蒙古贵族土葬时取出的土要移到别处,用树桩做棺木,内挖与人体相当的凹槽,死者便置其中。然后用铁条箍紧,埋葬后用马将坟头踏平。

            谜团之六:丘处机的石龙观与棋盘石玄机

            马儿山后有一座石龙山,据史料记载,丘处机最早修行的石龙观即在石龙山上。现今的石龙观遗址周围还有大量石器、骨器等物。丘处机所创造的全真教被元朝列为国教,丘处机也被尊为元朝教父。丘处机及其弟子在张家口境内有4处道观,其中,使用最早、时间也最长的就是石龙观。

            在马儿山上,有一块房间大小的巨石,当地人称之为棋盘石。几百年来,棋盘上的棋格没有丝毫磨损,线条棱角分明。棋盘周围曾发现散落的残破棋子。学者推测,这块棋盘可能是丘处机弟子及元代将领修陵监工时用来对弈的。

            谜团之七:“帝陵”保卫战与张家口覆灭

            元末,明军与元军最激烈的两场战争在宣化县境内展开。这两场战争的主战场均在马儿山南十几公里处。其中一场发生在宣化县常峪口村。该村原名常遇春口,因明朝大将常遇春得名。常遇春追击元帝出居庸关,到此进行了一场激战,死伤无数。另一场激战发生在宣化县北甘庄村,这里有明朝大将徐达与元军激战留下的城堡。据史载,这两场战争均很惨烈,死亡人数近百万。

            明朝初年,山西向张家口大量移民,就是因为战争中,张家口居民几乎全部死亡。据分析,元军当时激烈抵抗的重要原因就是为了保护“帝陵”。

            七百多年过去了,曾经的一代天骄,把草原的旋律借助雷鸣般的马蹄传到了西亚东欧,奏出了空前绝后的宏伟乐章,然而曾经的辉煌早已化作历史的烟尘,功过留与后人说,遗憾的是成吉思汗陵始终未有确定结论。